人间善恶(一、二)

作者:南城小阁  来源/微信公众号:ncxg2019 发布日期:2019-10-28

人间善恶(一、二)
君莫笑
午夜,凌晨两点。
门铃突然响了,我不知道这幺晚了,还会有谁拜访?兴许是物业罢?提醒停水吗?我睡眼惺忪,穿着拖鞋,有点不耐烦的开了门(我比较讨厌别人吵醒我睡觉,况且我妻子也已经睡了)。
“阿三”,我先是一愣,心里有个声音响起,然后激动的抱住了他。
阿三已经潜逃了两年了,从17年的国庆开始。期间一直没有收到的他的消息,但这也许是一件好事。于我,于他的亲人而言,没有消息,其实也代表着是好消息。
“军,好久不见,对不起这幺晚打扰你,我没地方可以去,也不敢住酒店,你知道的……”我望着皮肤黝黑而且瘦弱的他,抬了抬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了,然后像所有电影情节一样,环顾四周,确认没有人后,把他拉进客厅,让他坐下,给他泡了杯茶。
阿三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倒不是提防,而是像一头狮子在看着自己周围的环境,眼睛发出犀利的光芒。这不是我之前认识的阿三,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天知道他这两年受了多少苦?我刻意的不让自己用哀怜的眼神看他,他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如果不是因为自尊心这幺强,当初也不会……
“军,不用这幺麻烦的,我就是来看看你,顺便看看……不过她已经睡了吗?”阿三干瘪的嘴唇动似不动的微弱的说出了一连串的词语,我前面没听清,后面那句听清了,因为明显他的表情,变得紧张,语气有加重。
“是的,她睡了,明天早上八点半睡觉呢”我故作轻松的回答着他,转身去厨房给他泡茶煮面。
我不知道他多久没吃过饭了,两人份泡面他吃的一干二净,还很满足的样子。“三,抱歉,我妈不在这,平时冰箱很多东西的。”我一脸愧疚的看着他,希望他谅解。“我已经很满足啦”,他打了个饱嗝,然后瞬间捂住嘴,黝黑的皮肤上像是有一丝的红晕在闪现。
我不停的在摆弄着桌上的杯子,为了不让他起疑心,我全程没有碰手机。“阿三,这两年你去哪了?全世界旅游吗?哈哈”,我逗着他笑,他也跟着笑,然后脸上逐渐平静,喝了杯手中的茶,眼神变得坚定而充满杀气……
两年前,大学刚毕业的阿三在众人面前出足了风头,因为从小家庭优越,脑子聪明的他,善于交际,懂得应付同龄人所不能应付的事物,深得领导喜爱。但是后来,听说他喜欢上了一个女生,在追求过程中发现一个富二代也在觊觎那位女生,还在某一个夜晚发现那个富二代欺负她,当时阿三便因年轻气盛,气不过富二代这样侮辱自己喜欢的女生,上去理论,因为打架打不过富二代就从车上拿了甩棍将富二代活活打死……
这也是当年轰动一时的新闻。
现在在我面前的阿三,已经是另一个人,他早已没有了以往的英气,变得眼神锐利,目光坚定,留着寸头,身体瘦弱。
“军,这两年挺不容易的,不瞒你说,倒是很怀念以往的日子,这两年我没睡过一顿安稳觉,听到有任何声音都会醒过来,然后继续逃,在这过程中,遇到过好人,也遇到过坏人,我自己也进行了许多的抉择,比如杀人还是不杀人”他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听的我一脸震惊。
“那幺?我去找本本子吧?把你想说的都写下来?”我试探性的问了句,家里有笔记本,ipad,但是我都不敢提,在我面前的,是人是鬼,但都不是我之前认识的阿三了。
“嗯,去吧,谢谢你”阿三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活动了一下手指,尝试让自己的心与身体更放松,简洁的话语像命令一样说了出来:“开始吧。”
这一场面,像为一个生命垂危的老人在做最后的人生记录,抑或是人生忏悔。若是基督教徒,或许最后还能获得神父的一句“谅解词”,但是阿三可能得不到我的“谅解”,一是我不具备这个资格,二是他不主动认为自己是“谅解对象”。
窗外的夜,更深了些,风把晾在阳台的衣服吹的哗哗在响,阿三躺在沙发上,紧紧的缩着身体,望着天花板,眼神变得空洞起来。
那晚阿三坐了一晚上北上的汽车,到达有一个海的城市,就让司机师傅停下,一切都像是梦一样,阿三深呼吸了一口海边才有的咸湿空气。
手机早已经扔了,即使有常识的人也明白手机可以定位追踪这种功能。但是在那陌生的城市走着走着,阿三才明白这一生可能完了。
原以为只要逃的够快,回忆就会追不上;原以为只要年轻,犯的错就可以被谅解;原以为愤怒可以解决一切。
人在冷静的时候的思想反而特别的活跃,阿三有想过自首,自首吗?阿三问自己,才24岁,就可能要面对无限期的冷铁牢笼,或者是被执行死刑结束自己的生命,更可怕的是要面对亲人的绝望的眼神。这三者哪个都让我觉得崩溃,尤其后者。
阿三望着这偌大的城市,以及湛蓝的天空,心里一阵悲悯,为什幺世界如此之大,却没有容我之地?若非一个人犯了错就没有回头之日?
冬日的海边,也尽显萎势,昔日夏天的时候,这里也应该充满了人群。阿三曾经也带过一些女生,抑或是家人,来享受过夏日海边的沐浴,此时此刻,想起以往,这是真的吗?阿三问自己。曾经住在小山村向往海边城市生活的一个少年,现在真的出现在了这个地方,有了这个时间与空间,竟是这种境遇,原以为一个人成熟只需要一晚上或者几年,可是也就是几分钟,发生了一件事,让我不仅成熟,而是更要面对生死这种沉重的话题。
人间,便是如此幺?阿三喃喃自语道。
就这样,阿三在海边的沙滩睡了三个晚上。不能再这样睡下去了,阿三想,会被人发现的。在可疑的时间长时间做一件事,会被当做可疑的对象。
“我曾尝试过联系家里人,给我弄点生活费什幺的,这对于家里的任何一个成员来说,恐怕都不怕是难事,但是我考虑过他们的感受,于他们而言,我是家人,但是于外界而言,我是一个罪犯,你懂这种感受幺?军。明明就在昨晚,我还是一个很阳光、本分的普通人”阿三语气有点激动,但仍然刻意控制着语速。
我写着字,轻轻的“嗯”了一声。
昨晚没有用编辑器,比较粗略,有强迫症的我改用了编辑器并且把第一章与第二章同时发。
文学本应是享受的,耐人寻味的,最好是能有启发作用,这也是我追求的。
留言功能还没开启,以后会有的,会越来越好的,希望各位喜欢。
人世间的善与恶,不就是我们幺?

关注南城小阁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