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什么事情比祈求神灵保佑更世俗化了

作者:趣闻大杂汇  来源/微信公众号:quwendazahui 发布日期:2019-10-26

去年正月,我陪朋友去庙里上香。因为我对此道不甚感冒,于是选择留在外面等他们
。等待过程中我目睹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一个操着外地口音的小朋友问他的爸爸:“爸爸,大家往那个箱子里(指功德箱)放钱是什幺意思?”。孩子的父亲告诉他“那是功德箱,放钱表示大家对神灵的敬意,这样做为了祈求获得神灵的保佑”。看的出来,父亲的回答不但没能使小朋友心中的疑问释然,反而使他更加迷惘了。那个胖胖的小朋友表情明显变得愈发疑惑了,紧接着他又问道“神灵不是什幺都能变出来吗?他们也缺钱吗?”。说实话,这个问题不光是孩子的爸爸一时语塞。作为旁观者,我首先是本能的觉得这个问题不太容易回答,然后又迅速的意识到这是一个颇有深意的问题。以一个小朋友的口吻提出这个问题,本身就意味着将一种极度世俗化,又极度社会化同时又非常哲学化的行为干净利落的回到一种质朴化的状态。如果以佛教禅宗的思想去理解,这件事情本身即以包含了很深的禅意,小朋友的视角是纯净的,它剥离了很多尘世的障碍,似乎有见山是山的意境。那个父亲的回答倒让我觉得很是恰当。他没有纠缠神灵是否会因为这些钱而去保佑那些掏钱的人的问题。
也没有纠结以神灵的法力是否需要这些身外之物的问题。而是用既真实也真诚的口吻回答他的孩子说“人们这样做其实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他们这样做无论如何都表示他们对家庭和家人的关心,这是我们中国人的一种传统”。我当时暗自盘算,如果是我的孩子问我同样的问题,我恐怕做不出这样有深意的回答,尽管那个父亲的回答听起来好像很平实。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不断思考小朋友和他父亲二人的问答。我自己隐约得出一种结论,他父子二人,一个问的稚嫩,一个答的平实。但一问一答中所蕴涵的深意实际已是奥妙雄浑,有返璞归真之境界。我想无论任何人旁观了他父子二人的问答过程,都势必有所启发。
这种奥妙一时之间自然是难于参透的。我的思绪最终回到了我感兴趣的领域。中国人为何总是以一种生意人的思维去和神灵打交道呢?我马上联想到商代的人,据说商人是善于经商的族群。他们同时也是沉迷于侍奉鬼神的族群。
祭祀鬼神对于商人而言不仅仅是一种常态化的义务,同时也是一种权利。在商人看来,祭祀鬼神的过程中,鬼神因为享用了他们提供的祭品,因此才愿意护佑祭祀他们的人。所以,为了垄断鬼神的护佑,商人不允许其他人随随便便进行祭祀活动。除非是获得商王的许可。很明显,商人将生意人的思维带到了祭祀中。或者说祭祀本身就是一种祭品与神灵护佑的交换,是一场生意。以现代人的视角看来,商人的思维实在过于滑稽,但在商人而言却绝对是严肃认真的。
我来举一个例子,也许你们会笑。商人的第19代商王曾经这样训诫诸侯——别以为你们祖先的英灵会保佑你们。要知道他们(的英灵)都跟随在我的历代先王(的英灵)身边。(当我举行祭祀时你们祖先的英灵)也跟着享受了我所奉献的祭品。所以他们必定是优先保佑我盘庚,而不是满足你们的祈求。(兹予大享于先王,尔祖其从与享之。作福作灾,予亦不敢动用非德。予告汝于难,若射之有志!《尚书·商书·盘庚》)这就是说,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你们各位祖先的英灵既然跟着我先王的英灵一起享用了我提供的祭品,他们理所当然要对我有所表示。这种思路与口吻的确很幼稚也很生意化,本来是神圣的行为彻底被世俗化了。也许这就是中国人以生意人的思路和神灵打交道的历史渊源吧。同样的思路,在周武王的身上如出一辙。
牧野之战的胜利意味着天命已由商而及周。但这在商人的思维中存在着理论上的障碍。在神学上是矛盾的。要知道商人已垄断了对上帝山川,水土先王诸神的祭祀,诸神既然享用了我们的祭祀,为何没有对商朝做出应有的庇护呢?为何周能克商呢?商纣就曾经这样思考过,当祖尹提醒他周朝的逐渐壮大已经严重威胁到商的共主地位时,纣王反问道“我生不有命在天乎!”没错,难道我不是受命于天,享有诸神庇护权吗?这不仅仅是纣王的疑惑,也是所有商人的不解。他们需要一个交代,否则这实在太让人怀疑天命与神灵的真实性了。这种理论上的障碍自然难不倒姬发。他的回答堪称惊艳,既消除了人们对神灵真实性的猜疑,又顺畅的诠释了周代商而起的神学依据。武王是这样说的——从前,虽然历代商王都曾坚持不懈的向上帝献祭,但他们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祭品中的谷物是由我们周人的祖先后稷培育的(史载周人的祖先后稷是农业专家,也是稷神,曾在虞舜之际出任主管农业的官职农师)。
以上帝之英明自然知道这谷物的来源,所以他既然长期享用由周人培育的谷物,对周人做出庇护又岂非顺理成章!(在商先哲王,明祀上帝,亦维我后稷之元谷,用告和、用胥饮食,肆商先哲王,维厥故,斯用显我西土!——《逸周书·商誓》)。我几乎能够想见,当姬发做出这样鬼斧神工般的解释时,他的脸上正洋溢着智者的得意之色。而刚刚听完他这样鞭辟入里的解释的人们必定个个如醍醐灌顶一般茅塞顿开,不断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的确如此……”。心结就这样被解开了,所有人都大彻大悟了。祭祀这场生意的交易过程仍然是合乎逻辑的。聆听过武王答疑的那些人早已经化为尘埃了,但他们的后代生生不息,繁衍至今。武王答疑的精彩义理至今仍然固化在他们的基因之中。

关注趣闻大杂汇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