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大环线之“月牙泉”“鸣沙山”好玩吗?

作者:一方客行天下 / 微信号:yifangke1688 发布日期:2019-07-15

西北大环线近年来成了旅游热线,我也“从众”的花了整整7天走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大环线,沿途领略了很多与江南或南方完全不一样的风景,遇见了很多有不同人生经历的人,见到了很多未曾想象过的生活和事与物,于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的感触就更加深刻了。今天小编先从“月牙泉”“鸣沙山”开始聊聊。
初识月牙泉和鸣沙山是在小学还是初中的课本里,具体我也记不清了,那时候对这两处景点的位置和周遭的风光完全没有概念,有的只是书本上抽象的文字,以及仅有的“鸣月阁”“月牙泉”和周边可视范围内的沙丘照片。
抽象的文字大致跟百度介绍的差不多吧:『沙山会发出巨大的声响,轻风吹拂时,又似管弦丝竹,因而得名鸣沙山。月牙泉自汉朝起即为“敦煌八景”之一,弯曲如新月,因而得名,素有“沙漠第一泉”的美称。古往今来以"山泉共处,沙水共生"的奇妙景观著称于世,被誉为"塞外风光之一绝"』
当跨过“神州胜景”那道门和爬过鸣沙山山顶后,书本抽象的文字便即可消融于所见,脑海中对“月牙泉”和“鸣沙山”仅存的那两张老旧记忆的照片此刻才能完全被延展和丰富。
原来月牙泉真的是鸣沙山深处的一眼弯曲似月的泉,她们共同的名字叫“鸣沙山月牙泉”,她们不分彼此的交融在一起,而不是曾经书本以为的“都属独立的风景”。月牙泉在漫漫的鸣沙山中胜似一颗“眼睛”,明亮了整个沙丘,沙丘和楼阁的倒影也将环境整映衬的更加灵性和活泼。
跨过那道“神州胜景”的景区门,从那块镌刻着“鸣沙山”和远处延绵不绝和高低错落的沙丘便知这回不再是课本的认知了。
远处跌跌宕宕的骆驼身影引发了我们要感受骑骆驼的兴趣。骑上骆驼,在牵引人的带领下,一串三十几只骆驼组成的队伍缓缓向那沙漠的沙坡走去,牵引人再三强调骑骆驼要双手扶着座鞍拉手,于是我和绝大多数人一样放下了手机和单反,老老实实的坐在驼背上随骆驼的脚步一深一浅的上下颠簸,看着前面的驼群和后面的驼群,在听着驼铃的阵阵声响,心绪也跟着平静和向往了,这种沙漠跋涉和探索的体验,让我有一种穿越千年,梦回丝绸之路,商贾镖局浩浩荡荡赶赴西域的既视感。不远处牵引人和骆驼及游客的身影和沙丘热浪映射在沙漠中清晰可见,加之骆驼行进的喘息让我感知到了古丝绸之路商贾的艰辛和非凡的毅力。
一开始远处的驼群、人群与沙漠边缘的边线或腰线成了我们的风景,现在我们行进的队伍,上丘下坡便也成了后来人的风景,深浅不一的行进坑记,伴着流沙和热浪像海浪起伏一样在舞蹈。
沿着沙丘谷底的行人道一直往深处走,两旁“格格不入”的芦苇、水草、柳树、灌木等为目睹月牙泉的“芳容”做足了铺垫,以至于当我看到她的真容时已经没有太多的惊讶和好奇了,一个类似于新月弯弯的“水池”对于南方人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感觉,但紧邻月牙泉边镌刻“第一泉”的字碑和沙漠边缘深入水底的景致,足以显示她的地位和稀罕。
山泉辉映的“月泉阁”虽不大也不高,但阁楼的雕花和木质的结构无言地诉说着她的沧桑历史和为她付出努力的匠人智慧,阁楼内成列的字画及简介无不彰显出古时文人墨客对她的溢美之词和赞叹不已。可能是文化底蕴不够大致浏览了她浅浅的外在文化,站在阁楼顶层的我们对远处的沙丘、滑沙、爬沙似乎有了更大的兴趣。
因我们就住在景区前面的民宿,所以中午休整后,确切地说应该是吃过晚饭五点多直奔那矗立在眼前的沙丘去了。说她矗立完全不过分,沙丘的坡度最少三四十度以上,高度最少也有一百来米。我们没有像有的游客那样买了防沙靴和走阶梯,而是直接光着脚拎着拖鞋从没有阶梯的沙丘坡低知难而上,踩在还略有些烫脚的沙子上,但沙子的细腻和柔软完全抵过了烫脚的感觉,这样的细沙不是海边和溪河的那种,没有一点点硌脚和泥土的粘脚的感觉。
一起爬沙丘的游客和小朋友很多,其中一对兄妹给我的印象很深刻,他们比我们先爬到了一定高度,看得出也是第一次来沙漠的孩子,所以特别兴奋爬的也很快,哥哥拖着一个滑沙板拼命的往上爬,后面的妹妹自然是跟不上就喊她哥哥,哥哥听到后就加快脚步又往上爬了一小段,停下来后放下滑沙板“溜”的一下就滑到了妹妹所在的位置,拉着他妹妹继续往上爬,等妹妹休息了他又拼命往上爬,到了一定的高度又“溜”的滑下来接他妹妹。看到这么暖心的一幕我们便表扬了哥哥照顾妹妹的举动和妹妹努力爬坡的勇气和毅力,交流后才知道她们是一对混血兄妹,母亲是中国香港的,爸爸是欧洲哪国的,利用寒暑假他们已经去过了很多个国家了,自己也能讲几种语言了,遇生人也能礼貌从容的应答。这可能不同程度印证了“旅行可以让眼里的世界更宽广,让人格变得更温暖”。
信心满满的我们也爬着爬着变成了手脚并用的“狗熊”了,沙坡往上爬可能是进一步退半步或三之一步,一脚下去陷的很深,所以迈步也很困难了,为赶在落日之前到达沙丘的顶部,大家都在努力往上爬。气喘吁吁的到达顶部,正好也是落日时分,此时俯瞰月牙泉和远处的村庄显得分外的漂亮和静谧,延绵的沙丘随着落日余晖在变换颜色,远处沙丘的边缘和天际的金色一样耀眼,背光的沙丘由顶部的金色渐变到了深色,延伸到沙丘的底部便是那小巧精致的月牙泉,没有了太阳,夜幕来的很快,远处的村庄和不远的“月泉阁”已经亮起了灯火,在灯火的勾勒下深处沙丘环抱的月牙泉和月泉阁轮廓更显分明和漂亮。
沙漠的昼夜温差明显,夜幕降临后,夜风犹如刚开始爬沙的孩子一样“兴奋不已”,很快将沙丘顶部的余热给吹散了,一阵一阵的夜风略带一丝凉意。坐在沙丘顶部看着升起的明月和逐渐变多的繁星,感觉特别惬意,纯净的夜空,身边有很多仰望星空的人,有相互依偎的情侣、有独自一人的仰望、有成群结队或是三两好友的仰望......每个人的仰望和思索都不尽相同,但此刻的仰望可能是对夜空以外世界的探讨、美丽夜空的欣赏、幸福的憧憬、未来的展望、对她的思念......
沙丘顶部,夜越深,风越浪,远看月牙泉和鸣沙山的游客逐渐稀少,我们也决定下山了。黑夜下我们放下了成年人的拘谨,互相约好像孩子一样拼命往下冲,一起数着“一、二、三”似乎十几秒便到达了沙丘的底部,这个刺激劲是真的爽,完全自我的爽。要不是爬上去太难了,我们还想再冲一回。
鸣沙山月牙泉景区距离“敦煌盛典”的演出场地比较近所以晚上我们一起看了一场“敦煌盛典”的演出,因为没有看“又见敦煌”所以不好做对比,但就“敦煌盛典”来说还是值得一看的,以鸣沙山为背景的户外实景剧,伴有3D效果投影,参演规模蛮大、参演人数较多,故事以著名的张骞出西域和画匠墨丁与和亲公主的爱情故事展开,还有可以360度(感觉是360度)旋转的座椅,从室内观影旋转到户外场景。
温馨提醒:1.住宿可以选择景区附近的民宿,价格从八九十至三四百都有,离市区不远,离景区很近;
2.景区门票如果没记错应该是120元/张,第一次进入时录好人脸,下次进入即使没有票也可以刷脸进景区,据说三天内有效。特别提醒晚上要去景区就要在19点前进去,19点后只出不进,好像里面不让搭帐篷过夜,至少我没有见到有搭帐篷的。
文/一行
编辑/孤狼
图/来自一行和网络

关注一方客行天下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