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梦游戏》:我思故我在,肉体可腐朽,精神永不灭

作者:云飞扬看电影 / 微信号:yunfeiyang1984 发布日期:2018-11-09

《破梦游戏》既然是一场如梦幻般的游戏之旅,主角在游戏中寻找真相,在巨大而庞杂的“虚拟现实”中发现秘密的所在,并校正人生的方向。“虚拟现实”所代表的技术文化实际上是还是笛卡尔“我思故我在”的哲学思考,肉身与思维的分离,让人尽可能的摆脱了速朽身体的控制,抵达“灵境”。《破梦游戏》是国内科幻类型电影中第一批吃螃蟹的,它在结合流行文化和硬核科幻本身的尝试上,还是体现了可贵的探索勇气和创造力。

园子温监制、韩琰导演的《破梦游戏》,是华语电影中难得一见的赛博朋克电影。美国和日本在20世纪下半叶有着较为发达的赛博朋克文化,情节通常围绕黑客、人工智能及大型企业之间的矛盾而展开。从雷德利·斯科特的《银翼杀手》到押井守的《攻壳机动队》,再到极沃卓斯基兄弟集大成者《黑客帝国》系列,赛博朋克已经是一个比较成熟且广受欢迎的电影类型,毕竟美国杰出的科幻小说作家菲利普·K·迪克为电影导演们提供了太多的优秀创意和灵感。这些电影基本上从不同角度展现了未来世界由于科技的发展而产生的人与科技之间的种种矛盾,风格多偏向颓废迷离,带有一种特有的科幻梦幻/失落感。

《破梦游戏》请到了日本鬼才导演园子温来担任监制,园子温是日本极具个性和个人特色的一位导演,他擅长将温馨美好与动人心魄的剧情融为一体,所执导的电影无论是剧情还是影像风格都令人印象深刻,温情、含蓄、异色和爆发,都会在他的电影突如其来的呈现在观众面前。

无论是《破梦游戏》视觉呈现还是演员表演,都可以称得上是对中国首部赛博朋克类型电影的突破,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在享受科技所带来的优势的同时也对科技的未来产生了一种忧虑,而赛博朋克正是展现这一现状的非常吸引人的题材。此次《破梦游戏》的出现开创了国内游戏科幻类电影的先河,且无论是制作质量还是思想内涵都堪称精品,是同一档期内不可多得的好电影。

除了极具科技感的梦幻游戏场景呈现和环环相扣的情节,《破梦游戏》几位主演的表现也令人眼前一亮。以《左耳》中小耳朵一角为广大观众所熟知的陈都灵此次首次在电影中尝试打戏,并且在影片后期颠覆了以往的清纯形象以一身干练的打女装扮登场,凌厉的眼神和不凡的身手使人为之赞叹,也足见在拍摄过程中对打戏下了不少功夫。且与其他赛博朋克电影中或妖艳性感或黑暗霸气的主角不同,此次陈都灵所饰演的江函是一个为了寻找杀父凶手看起来柔柔弱弱但内心坚定勇敢的女孩,她的出现和存在可以说是颠覆了以往赛博朋克女主角的设定,给影片带来了一股清新之风。饰演男主角的宋威龙则完美诠释了外表高冷但内心温暖、智商超群且身手不凡的南式产业继承人南极,影片最后他与高盛远饰演的南极叔叔之间的对峙戏份堪称精彩绝伦,让人不禁感叹这个99年出生的年轻演员确实未来可期。

关注云飞扬看电影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