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州记忆:传奇箍桶匠的“大不dong”

作者:太行子  来源/微信公众号:qhpin186 发布日期:2019-01-17


看了就要关注我,喵呜~

箍桶,是个木匠活,但又不是所有的木匠都能拿得起这个营生。家具大都是方形,而箍桶则是圆形、椭圆形,需专门的手艺,还需要一套专门的工具家伙儿。农耕时代,大一点的村子都有箍桶匠,南方甚至有走村串巷的箍桶匠“箍桶噢”、“箍桶噢”的沿街吆喝声。我的大伯在世时,村里人称老和尚,就是我村箍桶的一把好手,他的正式名字叫啥,我们小辈人也不清楚。我想,全村人都叫他“老和尚”,可能是对他木匠手艺尊称吧。大伯去世后,就被我的叔伯弟弟程晩瓜继承了这门独家手艺。尽管晚瓜的手艺比不上他爸爸,但那也是我们善获村的唯一。

上世纪80年代前,农村家户家家有木桶,如担水的水桶、担粪用的粪桶,还有从茅坑提粪的打粪桶,甚至在缺水季节用牛车到远距离拉水的大木桶(俗话说的“大不dong”),再者还有度量粮食的斗、升等等,这些大都出于我大伯的巧手。

箍桶,除锯子外,还需要许多特殊的工具,如外圆刨、削刀、刮刨、脚刨、内圆刨、斜凿等等 。外圆刨为凹弧形,用于刨桶的外面。内圆刨呈凸弧形,用于刨桶的里面。刮刨用来修饰桶口与桶底的平整,斜凿主要用于一般工具加工不到的地方。另还有许多小型的测量工具,用来放样控制桶的大小尺寸。箍桶时,锯木的锯末,刨木时从刨斗儿飞舞出的刨花都散发着原木的清香。

箍桶的木材在咱本地都用楸木,它主要的特点是材质好、比重小、不开裂、耐腐蚀。箍桶的制作工艺一般分为取材锯板、下料、刨斜边、拼板上箍、打磨等多道工序,其中涉及的园弧造型是技艺的难度和特色,遵循从上到下、从里到外的步骤流程,因而是个慢工细活。干活不需要多大场地,在家里、院里都可干,一条长型的粗笨大板凳即可,既可锯板又可使刨。

桶箍分为铁箍、竹箍和铁丝箍,在南方甚至还有用铜箍的。铁箍在那个年代有铁匠专门打制,竹箍是由细竹篾自编成的菱形花纹状,也有的是铁丝,将两股绞成麻花状。铁箍一般用于水桶、斗和升粮食容器,竹箍和铁丝箍大都用于粪桶。在南方,若是家里有姑娘出嫁,再穷也要打制几副铜箍的水桶和脚桶。水桶、粪桶在对应的两边都有高出桶面的两块耳板,用于上提环而用。

加工打磨光滑的水桶、斗和升有的还要写上堂记字号,最后再上油漆(称作打桐油)。现在还有澡塘用的泡澡木桶,泡脚用的木盆,很是精致,简直就是件工艺品。

上世纪80年代后,随着廉价的铁皮制品、铝制品、塑料制品普及,随而渐渐取代了木桶,木桶渐渐退出了人们的日常生活,箍桶匠的生意也逐渐清淡,箍桶手艺也无人问津,箍桶匠也渐渐消失了,桶箍行业也退出了历史舞台,“箍桶噢”,“箍桶噢”的吆喝声也已成为人们的回忆,连同木制水桶、马桶、脚桶一起进入了民俗博物馆。程晚瓜的箍桶工具也锈了,钝了。这门手艺马上就要失传,箍桶匠,已成为一门正在消失的手艺。

箍桶,也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有的地方还有箍桶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有的地方为传承和旅游业的需要,把箍桶匠人组织起来,重新做起了箍桶行当,供游客参观。

编辑:杨柳
来源:泽州数字报

关注太行子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