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子.天运》的记载及章太炎的观点

作者:子在川上说  来源/微信公众号:Helloworld_ziyue 发布日期:2019-10-28

在庄子的记载中的老子和孔子的对话,如果简单总结,孔子的观点为“何弃疗”,老子的观点是“然并卵”,对话结束后,孔子怅然若失,三观动摇,和弟子交心并大赞遇见高人。
然而其中有几句孔子的话需要深究,这些话是孔子说的还是庄子杜撰的,我们无从得知。
在《天运》中有如下文字:
孔子见老聃而语仁义。老聃曰:“夫播穅眯目,则天地四方易位矣;蚊虻噆肤,则通昔不寐矣。夫仁义憯然,乃愤吾心,乱莫大焉。吾子使天下无失其朴,吾子亦放风而动,总德而立矣,又奚杰然若负建鼓而求亡子者邪?夫鹄不日浴而白,乌不日黔而黑。黑白之朴,不足以为辩;名誉之观,不足以为广。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
其后有子路不服,以孔子名义又拜见老子并继续被教育的描述。
最后,孔子又有和老子的对话
孔子谓老聃曰:“丘治《诗》、《书》、《礼》、《乐》、《易》、《春秋》六经,自以为久矣,孰知其故矣,以奸者七十二君,论先王之道而明周、召之迹,一君无所钩用。甚矣夫!人之难说也,道之难明邪!”
老子曰:“幸矣,子之不遇治世之君也!夫六经,先王之陈迹也,岂其所以迹哉!今子之所言,犹迹也。夫迹,履之所出,而迹岂履哉!夫白鶂之相视,眸子不运而风化;虫,雄鸣于上风,雌应于下风而风化。类自为雌雄,故风化。性不可易,命不可变,时不可止,道不可壅。苟得其道,无自而不可;失焉者,无自而可。”
孔子不出三月,复见,曰:“丘得之矣。乌鹊孺,鱼傅沫,细要者化,有弟而兄啼。久矣夫,丘不与化为人!不与化为人,安能化人!”老子曰:“可。丘得之矣。”
孔子这几句话比较令人费解,以至于后世出现了一些比较惊悚的说法,代表性有章太炎在诸子学略说中的观点,如下:
“老子以其权术授之孔子,而征藏故书,亦悉为孔子诈取。孔子之权术,乃有过于老子者。孔学本出于老,以儒道之形式有异,不欲崇奉以为本师;而惧老子发其覆也,于是说老子曰:‘乌鹊孺,鱼傅沫,细要者化,有弟而兄啼。’(原注:意谓己述六经,学皆出于老子,吾书先成,子名将夺,无可如何也。)老子胆怯,不得不曲从其请。逢蒙杀羿之事,又其素所怵惕也。胸有不平,欲一举发,而孔氏之徒遍布东夏,吾言朝出,首领可以夕断。于是西出函谷,知秦地之无儒,而孔氏之无如我何,则始着《道德经》,以发其覆。借令其书早出,则老子必不免于杀身,如少正卯在鲁,与孔子并,孔子之门,三盈三虚,犹以争名致戮,而况老子之陵驾其上者乎?
孔子和老子是师承关系,也是学派之间的竞争关系,既有孔学将出,老子必将淡出江湖,然心有不甘,故强以五千言千古留名,而后骑牛入秦,以保平安。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以,难道是句双关语?
鲁迅是章太炎的学生,在《出关》中,老子出函谷关和老子拜见有直接的关系:
“孔丘已经懂得了我的意思。他知道能够明白他的底细的,只有我,一定放心不下。我不走,是不大方便的……”
“那幺,不正是同道了吗?还走什幺呢?”
“不,”老子摆一摆手,“我们还是道不同。譬如同是一双鞋子罢,我的是走流沙,他的是上朝廷的。”
“但您究竟是他的先生呵!”
“你在我这里学了这许多年,还是这幺老实,”老子笑了起来,“这真是性不能改,命不能换了。你要知道孔丘和你不同:他以后就不再来,也再不叫我先生,只叫我老头子,背地里还要玩花样了呀。”
“我真想不到。但先生的看人是不会错的……”
“不,开头也常常看错。”
“那幺,”庚桑楚想了一想,“我们就和他干一下……”
孔子说的细要者化,需要读诗经才能理解,细要指细腰蜂,即诗经《诗经·小雅·小苑》中
“螟蛉有子,蜾蠃负之”的蜾蠃,蜾蠃表面上养螟蛉为义子,其实是把它当作幼蜂的食物,这里体现了一种两种生物之间关系的伪善和残忍。
扯点稍微远一点的
在红楼梦50回的的灯谜中,也提到了这个蜾蠃:
李纨又道:“绮儿是个‘萤’字,打一个字。”众人猜了半日,宝琴道:“这个意思却深,不知可是花草的‘花’字?”李绮笑道:“恰是了。”众人道:“萤与花何干?”黛玉笑道:“妙的很!萤可不是草化的?”众人会意,都笑了,说:“好。”宝钗道:“这些虽好,不合老太太的意;不如做些浅近的物儿,大家雅俗共赏才好。”众人都道:“也要做些浅近的俗物才是。”
古人认为,“草化萤”即“蒲芦化萤”。东汉郑玄注曰:“蒲芦,蜾蠃(guǒluǒ),谓土蜂也,诗曰:螟蛉有子,蜾蠃负之。螟蛉,桑虫也。蒲芦取桑虫之子去而变化之,以成为己子。政之于百姓若蒲芦之于桑虫也”。
林黛玉是在暗示伪善的薛家代替林家,也是在象征满清将代替大明。

关注子在川上说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