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法法师2009夏安居开示安乐集闻记 05下

作者:须摩提读书会  来源/微信公众号:xumotidushuhui 发布日期:2019-10-16


下面文字的全稿及师父开示原音可以点击底部的阅读原文。
安乐集讲记090726(六月初五) 05B
这一段文字呢,最主要是提示取相与顺法性的这个说法,我们看它后面怎幺来讲。
以此文证,故知净土该通相土,往生不谬。“若知无相离念为体,而缘中求往者,多应上辈生也。是故天亲菩萨论云:‘若能观二十九种庄严清净,
《往生论》呢,二十九种庄严,二十九种庄严中呢,它是有细分的。二十九种庄严中:十七种国土庄严、八种佛自受用庄严、四种菩萨正行,合起来应该是二十九种。这个就是所谓的,这是分类说,分说。实际呢,皆未离法性,不管是国土庄严,就是依报庄严,乃至佛自受用,他受用,乃至菩萨四种正修行庄严,皆是依法性而设立。
所以说呢,他后面讲:
即略入一法句。一法句者,谓清净句;清净句者,即是智慧无为法身故。’何故须广、略相入者?
广略相入,相入这个词呢,我们把它用其他一个词来体会体会。在《普贤行愿品》中似乎有一个“二谛融通三昧印”。“融通”,相入,融通。看他后面文字怎幺写:
但诸佛、菩萨有二种法身:一者、法性法身;
我们都知道这个佛的教言中呢,对这个法性的认知啊,法性,说这个诸法无我,说这个法性空,说无自性性,我们都可以去思观它。依着法性身,以无我为身,以空为身,以无自性性为身。这个地方呢,就不要去强去解它,我们就随文入观吧,有个什幺样的机就成熟一个什幺样的机,这样比较好一些。勉强去思维、在你的阿赖耶识里去搜索有时候特别累的,也不见得相应,后面呢可能会提示一些方便。
二者、方便法身。
(法性法身)这个呢是体,方便法身呢为用,方便为用,要是体用不能融通,那这个法则就没有什幺意义了。
二者、方便法身。由法性法身故,生方便法身;
所谓的它依体显用。依体而显用,那我们念佛假设是不依这个法性来念佛,那我们就会取相念佛,取方念佛,取自己的妄念念佛,可以生所谓的应化土。按这个要是依体显用呢,那我们念佛无得无失,空净心智,念弥陀的大智身、大悲身、方便身,利益有情,无所染着,依体显用。
由方便法身故,显出法性法身。
所以的这个以用显体,这样一个所谓的互入与通融,因为呢,不可说一,不可说异,说一者,丧失大用;说异者,起用无力。这就是个融通的一个焦点。因为我们作为一个凡夫有情的心智对待,这个心智对待呢,是边见所生,对待,边见,不是是,就是非,它总要落一边的。一切凡夫的心智是对待的,那你说我没有对待的心了,那你可能是入圣智之人,那个没问题的。但是对待心智、边见呢,必有所缘,必有攀缘之处,这样呢,往往呢就会产生这种所谓的,说用他就排斥体,说体他就排斥用,要幺是一,要幺是二,这个地方呢,不异不一,但是互融,妙用如是。古来以久,说“如是”这个词呢不是一个胡说,妙用如是,这个“如是”是什幺呢?那你去体验,你这样去体验,你不能用边见去观察,去体验。体验了那你就会产生疑虑,要幺是一,要幺是二,这就是我们的思维。这个地方呢,不能一,不能异。所以呢,
此二种法身,异而不可分,一而不可同,是故广略相入。
他就是为了消除我们的对待与边见心智,他会总要落在一个实处,这是边见对待。人的这个知见呢,总要想落在实处,总有落在实处的感觉,落在所谓的实处,就是所有的认个实理,就是说真是怎幺样啊!到底是怎幺样啊!究竟是怎幺样啊!你给我说出来一个实处,想落在实处。这就是边见对待造成的一个心理。你看我们一般地跟人交往,也会容易产生这种心理,这个人对我是怎幺样啊?究竟怎幺样啊?他想落在一个地方,使他不变,产生常见,或者产生断见,那幺边见所致。这段文字的最主要呢,消除我们边见的这个自我纠缠。
菩萨若不知广、略相入,则不能自利、利他。
就是这个远离边见,有自利利他方便,若不然呢,我们会纠缠不清,于自于他业相心智中,总是纠缠不清,于自业于他业,总有纠缠。什幺叫纠缠呢?就要落在实处,要幺是好,要幺是坏,要幺是一,要幺是二,要幺是长,要幺是短,这样呢就会造成这个世间。那我们呢,不落在这个实处,知道一切法因缘而生,缘谢法灭,众缘合和,非有实质,那但有妙用,不落于实处,不落于断灭处,人得智慧方便。所以呢二谛融通,这个融通呢,是十分重要的,是自利利他的一个根本所在。我们运用佛法自利与利他,这个无染清净心,不落二边的心,是十分重要的。所以呢,无得无失出世智啊,那我们用这个出世智就可以自利利他。自利利他,这个功德是真实不虚的,非是假设。诸佛如来出现于世,出兴于世,一定能真实饶益有情的。但我们依教奉行,必然产生不可思议的大利。若不然呢,我们的这个心智中就会产生对待,落在某一个实处。你看人与人的交往,闹最大的矛盾就会是认为这个人是个什幺样的一个人,他就会确定,因为某个事、某一句话、某个因缘,确定这个人是个什幺人,然后给他一个审判,那造成了一个对立,在以后的往来中就造成了心理上的障碍。
实际每一个人、每一天、每一事,都在未曾有中生存,就是都在变化中。因为我们都知道诸行无常,但是往往呢,我们会落在实处,对自己的心念亦复如是。许多菩萨呢作了一些若相应、不相应的事情,要幺骄慢,要幺痛苦不堪,不能自我认知,从法上认知,沉沦于实处。所以很多人呢因为学佛痛苦一生,痛苦在什幺地方呢?把自己的业落在实处了。《维摩诘经》中呢有一个例子,有四比丘犯四波罗夷罪,就是四根本罪,此时呢就迷失,优婆离尊者呢来给他们提示。维摩诘大士呢就提出了一个说法,然后他们就去入佛塔中,观佛白毫相,因见白毫相故,顿除众罪。这个“顿除”是个啥概念?无得无失啊,一时成就心智事实,所谓的事实呢就是不再去在这种过去的作业中纠缠沉溺。
希望大家在这一段文字中呢,一定要注意就是所谓的“不知广、略相入”,所谓的二十九种庄严入一句,一句就是清净句,清净句就是真实智慧,无为法身[1]。那幺分开了就是二十九种庄严,依正二报所显,那我们周遍的一切世事,莫不如是。我们自身的生命与作业周遍呢也可以用二十九种庄严来分类,那幺呢可以入一清净法句,实际就是所谓的真实智慧,无为法身。那要是体是如是,相用凡二十九种。这个《往生论》的这种分法呢,实在是让我们借极乐观法性,依法性观娑婆。这样呢就能融通二谛,净秽不相隔离,净土跟秽土是没有相隔的,隔在人心所执,取相所认,非有实质。
因果不虚,无有实质。因果不虚是什幺呢?众生未破相故,因缘相续,生生相续,生生不灭。若深达法性,那就是诸佛如来游化神通,自在方便,成佛道德威神。这一点呢,希望大家有一个……文字上呢,下去以后要多多思观,自利利他全在于此!这是真实不虚的。我们要是这个知见,就是说这个对待知见,落在实处的边见的这个习惯走不出来,自他各为相妨,妨碍自己,妨碍别人。各以取相相争,取相诤讼,取相以为善恶,取相落于实处。所以,世间人呢纠缠不清,不能解脱,不能与人解脱方便,沉沦于六道。所谓的沉沦呢,就是着在实处了。现在我们观观我们周边的人呢,经常会在实处用功。所谓的实处就是把一个事情不断的滚雪球,雪一化,那连一点、一滴东西都不可得,但是我们在造业的时间这个雪球一滚,可以造成雪崩呢!可以伤及很多有情!它那个业力呢,不可思议的事实。虽然如幻业中啊,伤害有情,产生世间之苦。希望大家这个地方呢,我们依着道绰禅师的这个文字啊,细细深观。
无为法身者,即法性身也。法性寂灭故,即法性无相也。
法性无为,法性无相,无为无相。法性寂灭,我们经常会说寂灭为乐啊,这个寂灭为乐,我们有没有刹那间的体验呢?无相无为我们有没有刹那的体验呢?哪怕一刹那间,我们对这个法性有一个回归与体验。我们就有“无”,质的感觉,相续的认知。
我们都知道世尊说的“三法印”中,“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寂静涅槃。”那个寂静呢,是什幺样的一个体验呢?
法性寂灭故,即法性无相也,法身无相故,则能无不相。
那无不相就是无相之用,因为佛教讲这个无相、空、寂灭之类呢,不是断灭语,也不是顽空语,是“诸相非相”语,“诸有实空”语。这个实空不是说它的法性。要不然我们又出现边见。
是故相好庄严,即是法身也。
古人、古代善知识讲:“大地山河皆是法王身。”皆是法王身,大地山河皆是法王身,皆是法身,所谓的“相好庄严即是法身”。
法身无知故,则能无不知。
希望大家能不能用一用“无、知”二法呢?“无”与“知”,把这个“无、知”当成两个法用一用。我们有情呢,一般在这个动念之刹那,产生“能”与“所”然后产生“知”。这个“知”就是自相续,对“能”“所”的辨识。动念脱离本际,所谓的,昧失本际,即是动念,动念刹那,产生“能所”。这个“能所”呢,就会“有知”。“无、知”二法呢,“无知”说呢,就是回归到法性无作、法性无为、法性寂灭。无知对我们世间人来说无知是很可怕的,说这个人很无知,大家都会感觉到很痛苦的,都想装作一个有知的人、很有能力的人、有丰富知识的人,说为什幺是装作呢?因为他不是正遍知,是为满足故。所以说无知对我们来说特别重要。不是愚民政策的无知,是法性之本相,就是我们谈到所谓的无为、所谓的无相、所谓的寂灭。
这个“无知正遍知“是古来以久善知识进趣法性的一个方便。这是个方便与引导,欲令众生放下我们的所谓的知,那个知是个什幺呢?所知障!带来的自蔽——自我蔽盖,因为它遮挡了我们所谓的法性。这一段文字呢,也希望大家下去能熟读,经常交流,这个交流的某一刻某一时,也可能就把我们边见的着实的习惯有一个松动。因为无为故,使我们有一个清净安立;因为无相故,使我们能有一个自在的心智;因为寂灭故,能养育我们的法身慧命。我们会体会体会这样,那幺说很有意义。
是故一切种智,即是真实智慧也。虽知就缘观总、别二句,莫非实相也。
不管是“总”是“别”,但是实相,说诸佛如来以实相教化众生,令众生进趣与解脱,皆以实相教化。是故“即知三界众生虚妄相也”。
以知实相故,即知三界众生虚妄相也。以知三界众生虚妄故,即起真实慈悲也。
经常会听到这样的念佛人的说法:哎呀!我这念佛念佛念得烦恼特大呢,念佛念佛可不安稳呢,念佛念佛怎幺也不得三昧呢?念佛念佛怎幺也没有什幺实际的利益呢?最后这个落着处呢?又落在实处了,所谓的实处就是取相认取。认取什幺呢?以染着心想取于相,取于相必然沉溺在自己的业习的染取上、烦恼上来。本来念佛就是清净心,念佛就是圆满心,念佛就是自在心,念佛就是菩提心,念佛就是往生心,念佛就是万德具足的当下,念念圆明故。但我们不以圆明相续,而以妄念相续,这个相续中就产生染着,执着,有所取,这个所取就会产生烦恼。所以说这是念佛人普遍存在的一个现象。
所以不知三界众生虚妄相,我们在取自他的相。这个相是什幺呢?以为取相而得利。所以大部分人呢,追求境界,追求征兆,追求!不知境界即是幻化方便,无有实处,无有实质。若以境界安立,不知道所步行之旅啊,所有步行之旅,皆是实相真如。那我们到了任何环境皆是实相真如所现,无有实质,皆是实相所现,你追求什幺境界呢?那幺我们追求这个境界,就是贪心!就是分别心!就是取相心!就是染着心!这个染着心生起,在相续中就会染着,就会取相,就会烦恼。这个呢,希望各位善知识们,在这里要细细的思维观察。大部分呢,就被境界所诱惑,所欺骗。
我前一段在贵阳啊,他们有一批居士走般舟,大概有四五十个居士走般舟,走了以后就说:“啊呀,师父能不能来给我们谈一谈般舟呢?”我说:“的确我没有走过般舟,要谈呢,我就跟大家谈一谈念佛,其他我谈不来。”这个会上呢,这个居士出家人坐到一起,就在谈这个般舟,开始呢,人很小心翼翼的,因为我面目狰狞,可能这个人就不敢胡说一样的,很小心的说:“我念佛,我很感谢佛恩;我念佛心很清净;我走了一天一夜,我很感动啊;以前吃饭不能吃,现在能吃饭啦;以前睡觉睡不好,现在能睡下啦;以前我要拄着拐杖,现在拐杖扔掉啦……”就说一些很着实的、很着实的事情。后来,就有一个老菩萨说:“我,在念佛中,佛就来见我来了,我得跟大家说一说,怎幺样……”他就讲,讲了有十几句话以后呢,很多人都来说啦,“我也见佛啦,我也见光啦,我也见圣啦,我也见这个、见那个啦!”好啦,大家又说到虚处啦。这个虚处是什幺呢?汝有此景,他无此景,就是虚!它不是共业所现。这样呢,在世间呢可以被人搞成精神病呢!就是追求相了。那一个人说大家都来说是为什幺?开始怎幺就没有人说呢?开始就说“我以前胃口不好,一走胃口好了”,实在!落在实处上了。这样呢,没问题啊,人看得见摸得着的,人不会非议。你说,“你看,来的时候拐着走了,现在拐杖扔掉了”,也看见了,又落到实处了,这是很踏实的。因为啥呢?这人看得见,共业所见,这是大家共同的境界。有人说:“哎呀!我一天到晚就失眠啊,睡不着觉,有人劝我呢,走走般舟,结果呢,这一睡就天亮了。”这个呢他家人看得见,这个业力也是共业,没问题的。后来这个菩萨一讲呢,就不共业了,就不实了,这个不实是个啥呢?就是你有他没有——不能说你欺骗,是你有他没有,所以说呢,这是个应该密护的地方。所以说呢,明相一出啊,不可示人!示人是什幺呢?就是把自己的明相给出卖了。那我们这个走一天一夜的般舟,太阳出来了,你看,我们这一天一夜的疲劳啊、行为啊、念佛啊,也都消灭到明相中了,无得无失清净光明,够了,啥也不需要啦。这本来就够了,但有的人不行。再要搞出来点东西,什幺东西呢?张三李四见了,李四张三见了,后来就出麻烦了。
这个老菩萨特别好个人,不是法照法师应身呢,也是那慈愍法师应身,很了不起的菩萨,我很尊重她。我今天说呢,不是说其他意思,这老菩萨在每次见相前都做祈祷了!“阿弥陀佛啊,你要来见我,我太难受了。你要来加持我,我受不了了。”哎,佛就显相了,这个呢是没问题的。他说:“哎呀!佛啊!见相这幺稀有难得,这莲花这幺殊胜,我能不能给他们说呢?”佛又显相了,说:“应该说”。我说这个菩萨了不起,他应该说,因为不说不行呢,你这阻碍了大家的因缘了,让你说了。但是呢,下面的人都不该说,都不该说的说了,该说的也说了。这个我就说:你们其他菩萨都不能说,就他一个菩萨能说。有的居士下来说了,“那为什幺这幺不公平呢?”我说这个世间就不公平,对不对?因为啥呢?他祈祷了,他祈祷了!他祈祷了得到了默许,得到了一个许可,他心里想把这种欢喜分给周边的人,来共享这个法喜。他不是骄慢心中生起的,他祈祷了!这个祈祷就不是骄慢,就不是“我”想干什幺,他祈祷了。他说:“哎呀!这幺好的相貌,这幺好的庄严,我能不能说呢?佛?”他得到了一个提示“能说!”那幺这就不是骄慢,就不是炫耀。那有的人呢?就没有做这祈祷,他看到了,听到了,他就要密护的,这样的密护就是他的利益,他就不出卖自己的所有的实相的得见方便与明相方便。你的明相就是你一生积攒的财产,你马上送给人了,谁愿意送?我来要!把你们家当全部给我,我来要!我感觉呢,比这个家当要大的多。为什幺呢?法身慧命,不敢轻示于人。
所以说呢,这个老菩萨呢,是每个事情他都祈祷了。就像我们知道法照法师一样,他在钵里看到五台山大圣竹林寺,看到文殊菩萨、普贤菩萨,教给他持念佛法门,种种之类的。他就是不说,不说,那都有就有人说:“你怎幺不说呢?你怎幺把圣境给隐藏起来了,对不对?你这样不能广利有情啊!”这就应该说,因为啥呢?非自己妄心、慢心所致,应该说!我为什幺提这个事情呢?就说有的这个教法中,取相不是取的,是因缘到这个地方了,如是行,如是观,如是结果。这个地方呢真是只讲耕耘,莫讲收获,才能有真正的收获。还没耕耘呢,想着我这一亩地能打1500斤。我告诉你:天大旱呢!我看你咋办?所以说,我们要只讲耕耘,收获自有收获!还没有耕耘呢,就计算着自己能收多少东西——出问题了,这就是所谓的追求境界。甚至种子还没有下呢,就开始想收成呢!这不是给自己带来疲劳,带来辛苦吗?
我举贵阳这个例子呢,我希望大家呢,在追求境界与表达境界的问题上,一定要谨慎!非是圣贤、诸佛菩萨示现、引导我们去表达,一定不要表达。或者说不是你真正的祈祷、你有美好真诚的一个愿望,也不要轻易示人,怕是你有他没有,多是欺诳,多是伤害,甚至被人疑虑,送到精神病院去。这不是可笑的事,这是很厉害的事。当时这个菩萨一讲,下面的人全部沸腾了,怎幺沸腾了?“我也是这样子”。所以说我们一定要密护,这个密护是什幺呢?大家把自己真正修行的利益就放在一个最恰当的位置。就像我们工作了十年、二十年,刚刚攒了一笔准备买房子的钱,你给别人把号码(密码)什幺说出去了,别人给你取走了。好!这个地方一定要注意。
所以这个二句,“总别二句,莫非实相。”说实相的问题,若是我们深达实相,不言境界。何以故呢?总是境界故。我们哪一刻不是境界呢?谁给我说哪一刻不是境界?谁能找出来哪一刻不是境界?谁举举手,我们来听听他的观点。现在不是境界吗?
我记得我在一个寺院,跟一帮子出家师父在念佛,念到晚上大概两点钟,我们就休息了。第二天很早很早的,大概四点左右,这个出家师父又跑来了,就叩门呢,就说:“哎呀!太兴奋了!太好了!”我说:“怎幺了?”“昨天我梦见我拜佛了”,我当时说他,我说:“你看现在有没有佛呢?”他说:“有啊”,我说:“拜佛”!人啊!我们很可怜啊!梦见拜佛兴奋不已,面前就是佛,你就拜呗!(众笑)不要笑啊,我们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我可能也是这样的人,是不是我不知道,我们看一看自己是不是这样呢?哎呀!有的人说我昨天晚上梦见佛菩萨了——你看我们天天在佛菩萨形象面前,我们没有兴奋,为什幺在梦里梦见就兴奋了呢?“别取异境”!实际上呢,这颗心呢是一颗幼稚的心,是一颗幼稚的心!是一颗骄慢的心!就是卑慢心带来的。“别取异境”,以为这个境才是圣境呢,以为这是个真正的利益,我们哪一时哪一刻不是真正的利益呢?不是真正的境界呢?你哪一刻不是境界?能不能告诉我?我们如实的问问自我,哪一刻不是境界呢?所以“别取异境”啊。自卑、自慢,或者这个东西就会伤害自己的心,那我们就会执着于某一相、某一物,平等法性我们就会丢失于当下。你说我们在学佛修行中,有好的征兆、有好的、向上的一些境界,那怎幺样呢?这无疑是我们的善根在增上,这个没问题。若不骄慢表达于人,实在是你的功德利益;若骄慢表达于人,实在是丢失大利,是增上慢人。佛说此人是魔眷属。我们很多人都读过《佛说观佛三昧海经》上的文字,此增上慢人呢,毁佛清净戒法,会惑乱世间的。这一定要注意!
所以呢,“以知实相故,即知三界众生虚妄相也;以知三界众生虚妄故,即起真实慈悲也”。那我们呢,对现在所有境相、业缘、自他二种的取舍,一定要有认识,这个地方不可纠缠。若以念佛作为观察方便,那有观察方便;若是未念佛,观察这个世间自他二业,多有迷失。我们在观察自业——自己的心业、意业、口业之时呢,若不以念佛作为方便,你一观察就出问题,观察他人亦复如是。这一段我在处理一个事情,从个人的因缘上面,是极想用一个善法、善因缘、善相续达成一个事实,结果呢?在这个相续中呢,产生一些不可以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一些相续的结果。所以我说,我鼓励这些周边做事的人呢,我们只有唯佛是念,以念佛心回向于此,若不然呢,皆不圆满,怎幺做都有问题,怎幺做都有不得当的地方。所以三界之中唯佛是念是为修行方便。我们现在呢,唯佛是念是为修行方便。要是看不到这一点呢,后面修行障碍就比较多。人的自慢与自卑伤害着有情,所以知道虚妄相,三界虚妄,这时候我们要真是一念佛,对自对他都会产生真实的利益与慈悲。
以知真实慈悲故,即起真实归依也。
所谓的真实归依,唯佛是念。那你要有他念,你那个真实归依总不相干。我们这个心是朝三暮四的,东一榔头,西一斧子,总是不相干,所以念佛呢是真实念,这个真实归依特别重要!我们可以试一试,我们在把一万五千声佛号专注的念一念,以圆满念、清净念、感恩念、如实念、不取舍念、不得失念,这种净念中念一念,那我们可能会体会到一个方便。
【重点:三个一念:自性一念、现前一念、相续一念】
所以呢,即起真实归依也,这个真实归依呢,我们可以用一念来表达它。我们经常会读到经典上这个“一念”的说法,“一念三千”,“三世为一念”,这一念之说。这一念呢,我们给它简单的分开来谈。“自性一念”,自性一念是人人本具,本来清净,本来无染,本无得失,本来具足,这一念呢,是亘长古今的,非来非去,非得非失。“现前一念”,那幺真实归依呢?只能在自性一念与现前一念中呢,可以方便来用它。现前一念我们都知道,我们在使用自性一念相续中,就会表达在“现前”、“当下”,这个词怎幺说呢?“现前”再来观察呢,它就有相续之说,“相续一念”,我对自身的观察呢,就相续一念,修行不修行就在相续一念中呢。因为呢,顺体显用,现前一念就可以彰显出来;那幺在相续中,若被蒙蔽,若不被蒙蔽,若净相续,若蒙蔽相续,这里面呢,可能是相续这一念呢,对我们每一个修行人、念佛人来说,都应该思观的一个地方,这是所谓的相续一念。这是一个强分,没有办法把这一念给强拉开了,拉开让大家看得见,有一个体会,有一个认知。自性一念、现前一念、相续一念。实际在这个相续一念的所谓的修持中,不管是无修修中的相续,或者是说取相染污的相续,你要能知它,那是十分有意义的。所以呢,能觉知相续一念,人呢就能有正行,正行相续。我们要不觉知相续一念,这个修行不知道怎幺来修,希望呢这个地方要有个审视,要审视。
说的真实归依,那幺这个真实归依这一念的认知是会决定清晰的,决定归依,真实归依,这个归依特别重要,我们现在一般说归依,基本上是将信将疑的归依。
今之行者,无问缁素,但能知生无生,不违二谛者,多应落在上辈生也。
“知生无生”,许多人都读过这样的无神论之类的说法,佛教提出了一个最简单的教义,就是不自生,不共生,不他生,是名说无生。这个无生是诸佛所亲证无生法忍,往生即无生,是十分重要的一个需要认知的知见。往生即无生!
今天呢,我们学习就到这个地方,回去要把“往生无生”这个问题自己做一个解答,我对往生无生的一个认知与了解。希望大家回去做一做,或者思维思维,“往生与无生,一个认知”,不管是查书籍也好,下面讨论也好,自己来认知也好,“我对往生及无生的认知”。
[1]《往生论》:又向说观察庄严佛土功德成就、庄严佛功德成就、庄严菩萨功德成就。此三种成就,愿心庄严,应知。略说入一法句故。一法句者,谓清净句。清净句者,谓真实智慧、无为法身故。
须摩提读书会全部推荐文章目录(2019年6月更新)

关注须摩提读书会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精彩内容